情感咨询乱象调查只要998破镜重圆不是梦

0 Comments

“挽回前任,原地结婚”“分离小三,替你分忧”“情感挽回率达98%”“专人定制一对一方案”“最快一天,最慢10天即可修复感情”……近期,部分网络平台出现一些情感咨询机构,称可为消费者提供情感与婚恋咨询服务。实际上,这类情感咨询机构利用消费者病急乱投医的心态,设置套路诱导消费,往往是“钱花了,事儿也没办成”。

失败“你就是那2%”

据了解,事发当晚,王军和分公司负责人、实习指导老师等人一起乘车外出,到伊犁河边一渠沟里洗澡,王军不幸溺水身亡。随后,王梅夫妇收到分公司给的5000元和学校支付的5万元赔偿金,之后两方均拒绝支付其他费用。

2020年第17期《半月谈》 原标题:《只要998,感情帮你买回家?》

浏览一些社交平台时,页面常出现“快速挽回伴侣的五项技能”“掌握四大技巧就能修复感情”等情感咨询机构的广告,评论量和点赞量上千。

法院经审理作出一审判决,分公司、学校对王梅夫妇诉求的83万余元损失承担50%的赔偿责任。其中分公司承担45%,不足以承担的,由伊宁市某建筑公司承担;学校承担5%的赔偿责任。

在某社交平台,半月谈记者试着添加了一家情感咨询机构负责人的联系方式,随后以“分手复合”的名义,向这名负责人咨询。咨询刚开始,这名负责人就将公司的工商经营许可证、他本人的相关咨询资格证书、个人简介、电子版合同等发了过来,并且表示“你这种问题很容易解决,我们以往案例挽回成功率最高可以达到98%”。

专家认为,随着社会对情感咨询需求的逐渐增多,情感咨询行业鱼龙混杂,相关部门应加大监管力度,助推行业良性发展。

有时“心理咨询师”还趁消费者陷入自我怀疑,忽悠其购买更贵的“进阶指导”服务。一名醒悟过来的消费者玉莹说:“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拿他们当救命稻草,说什么我都照做。”

在大部分情感咨询机构的宣传广告中,“专家资历深”“成功率高”等内容出现频率较高。一名从事情感咨询的业内人士介绍,大多数情感咨询机构把主要精力放在广告上,除了在网络搜索、网页广告植入等方面投入外,还会把广告包装成新闻,在社交软件介绍成功案例,在短视频平台投放专家视频。“只要广告做得好,就不怕没人来咨询。”这名业内人士说。

一位业内人士说:“有些情感咨询人员遇到投诉时便表示,‘我确实给你咨询了,帮你挽回了,但你就是那2%的失败者’,我也没办法。”消费者哑口无言。

2019年12月,王梅夫妇将儿子所在学校以及伊宁市某建筑公司、分公司告到霍城垦区人民法院,诉求三被告支付死亡赔偿、丧葬费、交通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83万余元。

加大监管力度,严禁打“擦边球”

这名负责人说,交完为期一周的998元咨询费用后,他会给出研究方案、指导细化操作、陪伴答疑解惑等。但曾在该机构咨询过的小菲向半月谈记者反映,她交费后,一周获得的服务只有2个小时的电话咨询、一些电子材料和一个“等”字,“每次问咨询师就说感情的事情急不得,让我先把这些材料慢慢消化,等过段时间再说”。

这些机构是否真的专业、权威?半月谈记者在招聘网站上检索发现,标注月薪3500~6000元的“情感心理咨询师”,任职资格里标明:有心理咨询师证的优先考虑。随后半月谈记者致电,对方表示“有证最好,没证也行”。另一家同类公司则注明:“因为客户群体的特殊性,咨询师至少要有一种玄学心理术(比如命理、星盘、塔罗等)的实战经验。”

王梅的儿子王军(化名)就读于新疆昌吉某职业学校。去年7月,根据学校安排,王军到伊宁市某建筑公司分公司实习。7月23日晚,王梅接到分公司负责人的电话,称王军溺水身亡。

近日,王梅(化名)夫妇拿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判决,他们的儿子在实习期间溺水身亡诉求赔偿的主张得到法院支持,案件尘埃落定。

在黑猫投诉平台,半月谈记者以“情感”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有上千条结果,其中大部分投诉情感咨询机构虚假宣传、诱导消费、服务态度差等。6月17日的一条投诉称,从2019年7月起,他在一家情感咨询机构花费了1万余元以求解决感情问题,效果不理想要求退款时被拒绝。

伊宁市某建筑公司和分公司不服,上诉至兵团第四师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北京“简单心理”心理健康服务平台心理咨询师李昂表示,目前情感咨询行业市场需求大、门槛低,消费者对一切宣称能用独家技巧、模式提供“打包票”情感服务的“忽悠”都不应轻信,建议提高对正规心理咨询机构的宣传力度,避免消费者上当受骗。

江西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常务理事张立东建议,一方面,在每年开展的互联网广告整治行动中,清除或屏蔽颁发违规资格证书或培训证书的广告内容,并对相关机构进行严厉打击;另一方面,加大对网络情感咨询行业的检查力度,对存在虚假宣传、诱导消费等行为的机构或个人进行惩处。

法官庭后表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生命健康的,依法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分公司是王军实习期间的直接管理人,对他负有日常管理、保护之责。虽然王军死亡的危险来源属于其所从事的实习工作正常风险范围之外,但王军去洗澡无人阻止,分公司负责人及学校指导老师反而一同乘车前往。由此可见,分公司疏于管理,未尽到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对王军死亡的损害结果承担主要赔偿责任。

学校作为王军实习期间的间接管理人,在学生实习期间对其负有安全教育、监督、检查义务。本案中,学校无证据证实其对王某实习期间有安全教育、监督检查情形,校方行为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而王军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能预见去渠沟洗澡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也负有一定过错。

半月谈记者:邬慧颖 李嘉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