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苏丹政府军与持枪民众交火事件致死人数升至148人

0 Comments

南苏丹政府军与持枪民众交火事件致死人数升至148人

新华社内罗毕8月14日电(记者白林)朱巴消息:南苏丹北部瓦拉卜州一地方政府官员14日说,该地区日前发生的政府军与持枪民众交火事件致死人数上升至148人,另有142人受伤。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张辉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担任宜宾市人民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副主任、主任、成都五粮液大酒店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由其本人及其特定关系人多次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没有控制权的五粮液集团?

公开资料显示:张辉,男,汉族,1960年12月生,四川富顺人,大学文化。1980年12月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五粮液第五届董事会董事。

2019年2月,中共四川省纪委、四川省监察委员会公开了张辉涉嫌严重违纪的典型案例:2013年,杭州某贸易公司负责人顾某某请求张辉帮助其公司与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开展合作。之后,张辉为该公司成功申请五粮液股份公司某系列酒全国总经销商提供帮助。事后,张辉多次收受顾某某所送现金70万元。2013年至2018年,张辉利用职务之便,收受管理服务对象五粮液酒2件、五粮液小生肖酒1瓶、普通五粮液酒14瓶,茅台(600519)酒1件等。经查,张辉还存在其他违纪违法问题。2019年1月,张辉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涉嫌违法犯罪问题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违纪款物已收缴。

瓦拉卜州通季地区官员马库韦·马比奥尔说,政府军日前在该地区开展收缴非法枪支行动时,士兵与一名年轻人发生争执,最终引发一些持枪民众与政府军交火。目前,这场冲突已造成85名平民和63名士兵死亡,另有94名平民和48名士兵受伤。由于一些伤者未得到及时救治,死亡人数还可能上升。

宜宾国资系人员腐败频出 多在五粮液任职

后据宜宾日报的报道,2019年4月18日,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辉一案进行公开审理,来自市直有关部门、企事业单位以及各县(区)的120余名党政主要负责人全程旁听,现场接受发生在身边的职务犯罪案件警示教育。

然而这腐败的邪风不仅仅在五粮液内部肆虐,其控股股东――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去年也曝出违纪丑闻。

据报道,南苏丹经常发生部族冲突,为了保证自身安全,很多民众持有枪支。南苏丹政府为此开展收缴枪支行动,但遭到很多持枪民众抵制。

马比奥尔说,该地区局势已恢复平静,当地政府正在尽最大努力恢复法律和秩序。

经审理,宜宾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张辉实行数罪并罚,并综合张辉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退清了全部赃款,认罪认罚,决定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判处张辉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受贿违法所得予以没收,上缴国库;扣押在案的枪支、弹药予以没收。

而张辉一案似乎也还是冰山一角,事实上,从2018年以来,宜宾国资系已有多名人员因涉嫌严重违纪而落马,包括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宜宾市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唐益、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工会主席、监事会主席余铭书、五粮液集团投资技改部副部长郑彬、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融资部原部长杨兵等。而上述人员大多都在五粮液股份公司或其大股东五粮液集团中任职,似乎五粮液便是他们偷鸡摸狗的“最佳温床”。

五粮液控股股东原高管“左手”受贿“右手”持枪

至于五粮液为何频频曝出贪腐丑闻,自然是权力使然,但除了人性的贪婪,也和五粮液盘错综复杂的过往脱不了干系。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宜宾市国资局只是宜宾市财政局一个二级局。由于有关规定明确事业单位不能充当法人,宜宾市国资局便改制为宜宾市国资公司,包括五粮液在内的市属国有企业,都被划了过来。五粮液股份公司上市后,由宜宾市国资委的全资子公司宜宾市国资公司占56.07%的股份控股,然而国资委对国资公司授股不授权,管理权则给了五粮液集团,这次股改过后,宜宾市国资公司仍是五粮液第一大股东,五粮液集团对五粮液股份公司控股的愿望落空了。

2019年1月份,经宜宾市委批准,市纪委监委对五粮液控股股东――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张辉当庭表示服判,不再上诉。

此外,张辉还违反国家对枪支的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弹药,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且属情节严重。

这种管理权和控制权分离的状态,让五粮液显得有些“气血不通”,另一边,或许是为了维持对五粮液的控制力度,不少宜宾国资系的人跑到五粮液内部并担任要职,可是面对“大权在手,天下我有”的局面,这些高管们终究禁不住钱的诱惑,在把五粮液“啃食”得千疮百孔之后,到头来还是给自己穿上一身囚服。

经查,张辉违反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违规发放金,违规购置办公用房;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反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